南风未知深秋意

文字随意转载,标明出处就好.

「周叶」无法言说的爱(六)

 
 
 
  周围都是一片蔚蓝的大海,而周泽楷站在海上静静的看着天空,天空中的风卷云舒,耳边仿佛还能听到海鸥的鸣叫声。
 
  “周泽楷。”
 
  随着微风传到耳边的一声呼唤让周泽楷有些疑惑的想要转过身,而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推力,于是脚步不稳的一瞬,便是掉入水中的声音随着水花四溅。
 
  坠海时仿佛模糊的看到一个人的身影,随后便被大片的海水灌入口中,呼吸逐渐有些困难无力,周泽楷伸出手想要探出海水,却传来更深的窒息。
 
  “唔。”周泽楷伸出手,将面前的毛绒绒推开,脸色有些涨红的轻轻喘着气。
 
  等许久后好些了,周泽楷才将目光落在枕头边,害自己作噩梦的祸源,黑猫叶修。
 
  而或许是因为周泽楷与叶修保持了距离有些寒冷,叶修动了动,将身体再次贴到周泽楷脸旁动了动,传出轻微的呼噜声。
 
  脸上是带着温热的柔软,伴随着耳边的呼噜声和细微的心跳声,周泽楷逐渐合上眼眸,轻轻蹭了蹭猫毛,再次陷入了沉睡。
 
  清晨的阳光穿过黑暗,将室内的光度一点点变亮,叶修不知何时停止了呼噜声,他有些迷蒙的睁开眼,印入眼里的便是周泽楷安稳的睡颜。
 
  大脑在经过五秒的当机后,叶修回想起了一切,他转了转头,看向桌上的时钟。
  
  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时针在九点的位置上停下,叶修转过头再次看了看熟睡的周泽楷,继续趴下打算睡觉。
  
  柔软的猫毛随着叶修挪动,在周泽楷脸上轻轻扫过,周泽楷有些微痒的动了动,在叶修在注视下,缓缓睁开了那双略带迷蒙的眼睛,像点缀着露珠的蓝宝石。
 
  “夕夜,早。”周泽楷抬手揉了揉叶修柔软的猫毛,唇角带着清浅的笑意。
 
  夕夜?我的名字么?貌似还算不错的样子。
 
  叶修趴在床上,思考着刚才周泽楷说出的名字,周泽楷伸手拿过桌上的钟表,看着上面显示的时间,愣了一瞬后连忙爬起来。
 
  叶修看着有些忙碌的周泽楷,目光随着他发顶的一根呆毛走,他握了握爪子,努力抑制住了猫的本性。
 
  “今天有事,要在家。”
 
  周泽楷将叶修的食物留下,便匆匆的出了门,留下叶修一只猫趴在床上思考猫生。
 
  “小周,你是不是恋爱了,所以把我给忘记了,s市下完雨真的很冷,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你得请客当给我的补偿吧,或者加入我的公司怎么样,守着那一家宠物医院有什么好的,s市还是跟以前一样啊,对了,小周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不是恋爱了?”
 
  黄少天伸手搭在周泽楷肩膀上,脸上仿佛写有八卦两字,周泽楷动了动唇角,最终又陷入了沉默,而前者依旧不依不饶的追问着。
 
  “小周,小周,你说话啊,你这样我可读不懂你,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你要跟我学知道不,来来来,多说几句话,别跟个闷葫芦似的好不好?”
 
  “没恋爱。”周泽楷停下脚步,抬眸看着黄少天,湛蓝色的眸子里满是认真之色。

  黄少天张了张口,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怎么又当真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不过说起这个,我在G市认识了一个人,他特别厉害的,还是我的邻居,帮了我不少忙,最重要的是人特别温柔。”
 
  刚下过雨的s市放了晴,阳光洒落在街道上,黄少天一边走一边说着他那边的事情,说到兴头上也会比划一番,周泽楷安静的听着,偶尔侧过头,便能看到阳光下的黄少天笑容灿烂,嘴角露出的小虎牙随着话语若隐若现。

「周叶」无法言说的爱(五)

 #每一次更文都是一次挑战懒癌晚期的机会#
 
 
 
  去往医院的路上,周泽楷总是抬起手将 衬衣的领子往严拽了拽,衣角摩擦抓痕,带来轻微的疼感和些许痒意。
 
  “周医生,早。”
 
  周泽楷对着跟他打招呼的护士点点头,走到宠物病房查看了所有宠物的恢复情况,手中拿着笔将恢复情况记下。
 
  “小周,今天怎么感觉你有心事?”
 
  江波涛站在门口迟疑了一瞬后,走进来拍了拍周泽楷肩膀开口询问。
 
  周泽楷手中动作一顿,墨黑的笔迹在本子上划过一道线条,他抬起头看了眼江波涛,摇了摇头。
 
  “我听明华说,你把那只猫,带回家了?”
 
  周泽楷将笔记本合上放在一旁,然后抬起头时听到江波涛的问话愣了一瞬,他抿了下唇角,轻轻点了点头。
 
  江波涛脸上带着明显的无奈之色,他伸手搭在周泽楷肩膀上,张口想要说的话语却顿在了喉中,最终只得拍了拍他肩膀,说了句:“祝你好运。”
  
  周泽楷有些疑惑的看向江波涛,湛蓝色的眸子里一尘不染,倒印着江波涛的身影,江波涛掩唇轻咳一声,目光落在了周泽楷的领口处,眸光有一瞬的复杂。
 
  白暂纤长的指尖落在衣领处整了整,一贯平静到淡漠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一丝尴尬,江波涛抱着胳膊好笑的看着面前有些无措的人,眸光中有着些许幸灾乐祸。
 
  跟周泽楷在一起相处也有四五年了,平时这人都是一贯的表情,话语也惜字如金的厉害,好像看起来对什么时候都不上心,但做起事来却又十分认真。
 
  江波涛想起初见周泽楷的时候,那时候周泽楷有些拒生,虽然同样是新生,但是也有在朋友口中,听闻到这位传说中的高考状元之名,但所有人也不知道,为何他会选了这么一科,算得上冷门的医科。
 
  一旁的周泽楷拿着杯子从饮水机里接了杯水,一边翻阅着资料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水,举动也透着良好的家教与优雅。
 
  江波涛目光转移到周泽楷身上,仿佛能看到他头顶明晃晃的顶着学霸二字,周泽楷或许是有所察觉,抬起头与江波涛的目光对视时,单纯而无辜。
 
  而当初的所有人,包括江波涛自己也没有想过,这个看似内向腼腆的新同学,在手术台上会是截然相反的性格,专业,认真,凌冽,在许多人还在磕磕绊绊的学习的时候,周泽楷却依旧随导师开始接触另一层次。
 
  还真是耀眼呢。江波涛伸出手逗弄着身旁笼子里的猫儿,余光在看到沐光之下的周泽楷,有些无奈的想到。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 亮了我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一旁静静放在桌边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随后响起歌谣,周泽楷将手中的水杯放下,手指刚划过接听键,另一边便传过来一堆话语。
 
  “小周小周小周,你现在还在轮回吧,我这边有点事要找你,所以你明天一定一定要在家啊,我飞机票已经买好了,你要等我知不知道,因为我带来的是个好消息,所以你一定要等我知不知道?”
 
  周泽楷安静听完对面说的话,才将手机放在耳边,轻声应了一声。
 
  “好。”
 
  等到周泽楷挂掉电话,江波涛看了下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笑着看向周泽楷:“是黄少吧。”
 
  周泽楷点点头,起身将资料归在一起递给江波涛:“明天。”
  
  江波涛伸手拍了拍周泽楷肩膀,一脸我懂的表情:“嗯,我知道了,黄少难得来一趟,你就多陪他几天吧,正好这几天,医院也不怎么忙。”
 
  周泽楷垂眸道了声谢,转身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江波涛翻开手中的资料,看着上面资料旁,专属于周泽楷的笔迹标记着每一个注意事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这么一丝不苟啊,明明都说过不用了。”

「伞修」烟火

「夜已深了 雨水的气味
渐渐蔓延
缓缓时钟习惯性失眠」
 
屋外的落雨淅淅沥沥,落在窗上溅起朵朵雨花,叶修靠在沙发上,被夜色掩埋的黑暗里,只能看到忽明忽暗的烟火,在黑暗中,亮起点滴光芒。
 
「墙面上摇晃的树影
有一点倔强独特的美
有些陌生 有些熟悉
似有若无的爱情」
 
风声随着雨声,掠过屋外的树木时,树叶便随着风雨的方向摇曳着,透过没拉住的窗户时,倒印在墙上留下一片阴影,叶修目光落在墙上摇曳的树影声,仿佛又想起那个同样的阴雨天,执伞走在身旁的少年。
 
「天已亮了电视还没关
演着想念
哪句对白是谁的遗憾」
 
叶修将手中的烟碾灭,拿起遥控器,看着屏幕上一个个节目与广告交错,时光流逝中,窗外的雨也渐渐变小,乌云散去些许,夜色褪去,迎来白昼。
 
“喂,请等一下,我想对你说,我喜欢你,因为,我怕再不说的话,就没有机会了。”
 
电视剧中,稚嫩的少女搅着衣角,面色通红的对着面前的男生告白,对白传入叶修耳中时,让他愣了一瞬,随后便再次抽出一支烟,继续吞云吐雾。
 
「相似的地点和时间
假装不见却又会遇见
我们之间 那么巧合
画面却已经走远」
 
下过雨的空气总是总是很清新,叶修沿着路口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到一家网吧门口,他突然停下脚步,看着网吧里几个少年并排坐着喊着那些熟悉的技能,职业。
 
恍惚间,仿佛面前又出现了一位笑容灿烂的少年,眉宇间是专属于少年朝气,他看着网吧里的热闹情景,然后转头看着叶修展颜而笑。

“叶修,来,pk一场。”

叶修嘴角扯了扯,还未露出完整笑意时,肩膀被人突然撞了一下,踉跄一下后没有理会身边人的道歉声,匆忙的抬起头后,却发现,面前早已没了少年的踪影。
 
「你就像烟火的美丽 那么美丽
轻划过无人的天际
曾经交换过的秘密
紧紧埋藏在心底」
 
走到熟悉的大桥上,叶修停下脚步,转身趴在桥边看着远处靠着河岸的城市,默默掏出了一根烟点燃,烟雾升起的瞬间,属于记忆中的一个片段,也缓缓浮现。
 
“叶修,总有一天,我们不会像现在这样渺小,我们会站在荣耀联盟的巅峰,然后握着手中的冠军奖杯,最后,向全世界宣布我们的名字,我,苏沐秋,你,叶修。”
 
那天的夜晚,星星很少,大桥的对岸,有人放着各种绚丽的烟火,苏沐秋跟叶修以同样的姿势趴在大桥上,他笑容灿烂,眼中倒印着烟火的光芒,宛如洒落夜空的星光,明媚而耀眼。
 
「你就像烟火的神秘 那么神秘
风随着你若即若离
留下触不到的可惜
陨落下了我们的回忆」
 
“沐秋。”
 
一瞬间的恍惚,那个熟悉少年好像捉迷藏般再次出现在叶修身边,他笑容明媚,明明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叶修却仿佛读懂了他未开口的询问。
 
“叶修,我们的约定,你做到了吗?”
 
“我做到了。”
 
叶修伸出手想要触碰身旁的少年,少年却在晨曦的阳光中笑着逐渐消失,晨风吹拂过叶修的发丝,仿佛有人在伸手轻柔的撩起他的一缕发丝。

随着最后的晨曦彻底破开乌云,将阳光洒落在城市中的每个角落,叶修回过头,仿佛还能看到一位打着伞的少年沿路跳过路上的积水坑,在注意到叶修目光的时候抬起头,露出熟悉的笑脸。
 
“叶修。”
 
叶修靠在桥栏上,同样扯起笑容,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
 
“沐秋。”
 
 

「周叶」无法言说的爱(四)


  

  第二天刚睡醒的周泽楷,朦胧中感觉脸旁传来一些微痒的感觉,他有些迷蒙的睁开眼,便看到眼前黑色的一团。
  
  于是在恍惚了一瞬后,他才想起昨天跟着自己回家的叶修,他转身面朝天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后,支起身体有些无奈的看着枕头上熟睡的叶修。
  
  刻意的避开叶修所在方向,周泽楷起身脱下睡衣,刚穿上白衬衣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落地声。
  
  周泽楷有些疑惑的转过头,便看到,黑猫保持着伸懒腰的动作躺在地毯上,猫脸上仿佛有一瞬间的生无可恋。
  
  周泽楷有些控制不住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然后走到黑猫面前蹲下身将它抱起来,指腹按在它额头上轻缓的揉了揉。
  
  叶修还没在自己居然掉床的打击中回过神,便感觉到本来有些疼痛的额角被人轻揉着减缓了疼痛,回过神后便看到大片的白暂肌肤,他抬起头,便看到白暂的锁骨,以及代表男性特征的喉结。
  
  “还好吗?”周泽楷感觉到怀里黑猫身体有些僵硬,不明的垂眸看着它开口询问。
  
  而叶修盯着因为周泽楷说话时微动的喉结,属于猫的天性,让它一爪子拍了上去。
  
  饭桌上,叶修垂着脑袋默默喝着牛奶反思,而周泽楷站在镜子前,皱着眉头有些苦恼的看着,锁骨上那个太过于明显的抓痕,最终他叹了口气,将衬衣往上扣了扣掩住了些许。
  
  周泽楷将早餐吃完,提起档案包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停顿了一瞬,回过头看着叶修交代了一句:“我走了,乖乖在家。”
  
  叶修看着周泽楷关上门后,连忙跳下桌子,趴在落地窗上看着周泽楷的身影出现在小区门口后走远,连忙跑到卧室门口,跳起来勾住门把试图开门。
  
  在跳了无数次,基本快要浪费掉他一年的活动量后,他成功的打开了卧室,叶修跳上床后走到床头柜上,伸爪拨下电话筒,爪子缩起拨打出了一个电话。
  
  对面响了片刻后,被接通,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喂,你是哪位?”
  
  叶修听到这个声音后有些激动,他连忙张口喊道:“叶秋,我是你哥。”
  
  对面的叶秋有些惊异的看着手中显示通话中的电话,一开始看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以为是顾客,可谁知接通后,对面却传来一连串的猫叫。
  
  “你是哪位?请不要恶作剧好吗?”叶秋沉默了片刻,虽然有些被捉弄的不悦,却还是温声对着对面开口询问。
  
  而另一旁的叶修无力的趴在柜子上,一连串的猫叫不仅让叶秋不明所以,也更让叶修频临崩溃。
  
   “喵(叶修)。”有气无力的对着话筒再次喵了一声,意料之中的听到话筒传来嘟嘟的挂断声,叶修摊开身体,任由自己从柜子上滑落,摔在地毯上。
  
  “叶秋,谁的电话?”苏沐橙眉间有着一丝忧虑,看着叶秋挂上电话后,有些紧张的询问。
  
  叶秋摇了摇头,将手机随手揣入兜里,对着苏沐橙摇了摇头:“不是我哥的,一个打错的。”
  
  他沉默了一瞬,默默的靠在墙上轻轻叹了口气,叶修突然失踪,并且没了一切消息。
  
  而这次也不同于以往,家里的东西衣服甚至都没有带,就莫名不见了踪影,甚至直到现在,也没有再联络。
  
  虽然一直觉得这个哥哥十分的不靠谱,但是也同样知道,他再怎么不靠谱,也不会像是这样,消失的毫无消息。
  
  苏沐橙看着叶秋与叶修同样的眉眼,却不同的气质的脸上,虽然有些淡却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黑眼圈,看着窗外轻轻叹了口气。
  
  “叶修,你到底,去哪了。”
  

「周叶」无法言说的爱(三)

  

  

  随着时光荏苒,叶修身上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而在这段期间,喻文州也再次来过一次,而激动的叶修在试图跟喻文州相认时,不幸从桌上摔了下去,但万幸的是被眼疾手快的周泽楷给接住,避免了他再次伤上加伤。
  
  而事实也证明,或许喻文州会和叶修有一瞬间的默契,但是他也绝对不会懂,一只黑猫的眼神提示。
  
  “周医生,23号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要不要把它的资料填入爱心宠物栏上?”一旁的护理医生方明华握着一份资料,推开办公室的门,温声询问。
  
  在一旁享受周泽楷轻挠的叶修并没有在意方明华的话语,直到周泽楷停下动作,将目光投向他时,才察觉到一丝不对,随后便听到周泽楷简短而清冷的话语:“嗯,填上。”
  
  叶修依稀记起好像前几天有录人拿着手机给他拍了几张照片说是要录档,随后便给他戴上一个牌子。
  
  叶修突然起身,走到办公室桌子上的玻璃杯前,看着上面倒映着一只黑猫,脖子上挂着的牌子,写着明晃晃的一个数字,23。
  
  从知道自己有可能被领养走,到了陌生的一户人家后,叶修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虽然相处时间并不长,但是叶修还是很喜欢这位,虽然话少却内心细腻而温柔的宠物医生。
  
  而没过多久,一位高中生少女便来到宠物医院,指明要23号,而当方明华找叶修时,却翻遍了医院,都没找到他的身影。
  
  而这个时候的叶修,正坐在沙发上,与周泽楷一人一猫对视良久。
  
  因为平时周泽楷的东西,都是有副主任江波涛负责整理,而周泽楷也十分信任江波涛,所以虽然察觉到这次的工作包有些沉重,也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最近的顾客比较多。
  
  所以在周泽楷回到家后打开包裹,看到熟睡的叶修后,也是有一瞬的不明所以。
  
  而苏醒的叶修,对上面无表情的周泽楷,也是有了一瞬的心虚,随后,方明华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周泽楷安静的听完后,才开了口:“它在我这。”
  
  周泽楷挂了电话之后,转头看着正在努力把自己塞到沙发缝里减少存在感的叶修,抿唇沉默了许久,起身从厨房取出个小碟子倒入牛奶放他面前。
  
  “留下,可以。”周泽楷看着与他对视的叶修,眸光中是些许复杂的神色,或许对一只猫说话很傻,但周泽楷总有一种感觉,它听得懂,自己在说什么。
  
  在书房看文档的周泽楷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窝在椅子上熟睡的叶修,作为和多数宠物经常打交道的宠物医生,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乖的猫。
  
  无论是洗澡吃饭,还是其他,叶修总是任由他动作,而尤其是在洗澡的时候,除了有些地方不让碰以外,很难在它身上发现猫咪怕水的这个通病。
  
  周泽楷低下头,笔尖落在日记本上,勾勒出好看的正楷字。
  
五月二十七日,天气晴。
  
  今天本该是23号被领养的日子,可是它并没有安静的待在医院,而是在包内发现了它的踪影,它好像很抗拒被陌生人领养,并且防备心极重,目前正处于观察中。
  
  它很有灵性,也与其他的猫有些不同,原因目前不明,也有可能是黑猫本身就比较通灵,但并不能贸然决定,目前待定。
  
  熟睡的叶修并不知道,因为他的一些不经意举动,已经成为了周泽楷的观察对象,而他当初之所以选择周泽楷,也是因为待在他的身边,会莫名的舒服。

「一叶之秋」孑然一身

「我还在原地留恋着记忆,你却早已扬帆起了新的征途。」

     大概从第一次醒来时看到面前的那种带着笑意的灿烂容颜时,便开始了两个人之间注定的牵绊。

     “一叶之秋,你好,我是叶秋。”

     “从今天起,我们便是搭档了。”

     于是跟着他一路从懵懂变得成熟,一次次从狼狈变得荣耀,随着等级攀升,随着技术成熟,逐渐,也有了他人知晓的名气。

     直到那一天,他上线时去了主城,然后一叶之秋便结识了秋木苏。

     秋木苏是个温和的账号卡,但也有着属于他的倔强,一次次的与他交锋中,两张卡的感情也迅速变得深刻。

     而后因一次想法诞生的君莫笑,随着身边伙伴越来越多,在他也越来越开心的笑容中,枪锋直指职业联盟。

     “一叶哥,秋木哥,我也好想和你们一起去职业联盟。”

     年幼的君莫笑脸上带着神往之意,伸手搭上秋木苏的肩膀,唇角也染上了一抹笑意。

     “笑笑,你放心,总有一天,你也会跟我们一样,踏入职业联盟的。”

     “嗯,我和一叶,会一直等着你的。”

     那年的星空之下,秋木苏笑意温和,君莫笑满脸期待,成为记忆中最后被定格的画面。

     而后叶修几天未来,而秋木苏的身影也逐渐透明,那张经常带着温和笑意的容颜,也逐渐开始,模糊不清。

     我们本是账号卡,系统中的数据毫无感情,是操作者以满心的喜爱以期待中,才能够化形拥有与他们一般的复杂情感。

     最后那一夜,秋木苏坐在屋顶,看着星空沉默不语,我迟疑许久,才坐到他身旁陪着他静默。

     “明明好不容易,才能跟一叶你,一起征战职业联盟,真是,好不甘心呢。”

     秋木苏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尾音有些不稳的颤抖,心脏在瞬间抽痛的刹那,转过头便看到,秋木苏笑的苦涩,身影却化作一道星光,在伸手触碰时,消散在空气中。

     喉咙仿佛被梗的厉害,账号卡没有眼泪,所以再怎么悲伤,也无法哭泣,只能强忍着难过,假装一次失忆。

     秋木苏不在了,苏沐秋也不在了,我和他,同时失去了对我们同样重要的两个人,他的烟越抽越频繁,每天日夜都在训练,而我也陪着他,一路在职业联赛,披荆斩棘。

     然后有一天,跟着系统走动的沐雨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笑容爽朗。

     “一叶哥。”

     阳光穿过屋檐洒在她身上,仿佛还能依稀透过她相似的眉眼,看到那个曾经笑意温和的少年。

     随着最后一战的封王,斗神之名传遍联盟,少女迈着轻巧的步伐,笑容甜美的站在身边。

     “一叶哥真的很厉害呢。”

     于是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声音也染上了些许温和。

     “沐雨你迟早有一天,也会变的很强的。”

     少女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后突然转身凑过来,笑容带着一丝狡黠之意。

     “我以后也肯定会变强的,到时候我会跟着一叶哥,打的他们跪地求饶。”

     于是有一瞬间的恍惚,想起曾经的少年,唇角的笑意也沾染了一丝苦涩。

     “你啊,或许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分开的。”

     “才不会呢,我会一直陪着一叶哥的。”

     少女站在主城中,阳光洒落,笑容耀眼,信誓旦旦的许下承诺。

     然而有时候有些话,或许真的便会一语成谶。

     那天荣耀下了场雨,世界虚拟屏幕上滚动着叶秋退役的消息,沐雨静静的站在身旁沉默不语,雨水顺着脸颊滑落湿透了衣衫,或许一瞬间也可以当做是眼泪的狼狈。

     仰头淋雨的片刻,一双柔软的手包裹住早已冰凉的指尖带来一丝温暖,转过头便看到总是带着笑意的少女眼里也开始闪烁起了泪花。

     “一叶哥,你别太难过,我还在你身边的。”

     张了张口想说句没事,却被内心翻涌不止苦涩哽到无言,最终两个人沉默的站在街角,直到雨水被遮挡住,面前出现另一张账号卡。

     “一叶哥,好久不见。”

     已经褪去青涩的君莫笑站在面前,于是有些不明的事便一瞬间有些恍然,抿唇沉默了许久,抬手搭上他肩膀,将所有苦涩压下。

     “叶秋就,交给你了。”

     从那天起,操作者便更换了人,随后也只能看着他们用着我陌生的一些打法,身上被更换了一些装备,恍惚间,他留在我身上的刻痕与影子,好像在这样每天的变更中越来越少。

     等到君莫笑随着他的脚步回到职业联盟,看着他们配合默契,只能沉默无言,只有偶尔沐雨会转过头,露出一丝关怀。

     可是,无力的自己,最终只能谁也留不住。

     每次总能转身看到的少女,去了他所在的地方,也伴随着他的脚步越来越耀眼,而身为有斗神之称的自己,连最后的牵绊都无法守护。

     嘉世,斗神,叶秋,一叶知秋,却邪,冠军,秋木苏,君莫笑,沐雨橙风。

     仿佛做了一场大梦一般,好像曾经的回忆,只是梦中模糊不清的一些片段,那些曾说会一直在一起的伙伴,最终只成为刀剑相向的对手。

    “叶秋.......不对.......叶修。”

    “嘉世.......不对.......轮回。”

「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
      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 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              」

「周叶」无法言说的爱(二)

  #不想更文是要被打死的,于是滚回来更文#
 
 
 
  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周泽楷醒来就对上了一双黝黑的眼睛,有些朦胧的视线在瞬间的恍惚中变得清晰,面前的绑着绷带的黑猫趴在桌子上,眼睛盯着周泽楷一动不动。

  周泽楷的目光在它身上落下一瞬后便收回,然后抬手有些懒散的伸个懒腰,从一旁的档案里抽出几份档案放到桌子上。

  转身取笔的瞬间,身后传来哗啦的声音,周泽楷有些疑惑转过头,便看到满地散落的文档,以及那个试图开溜的罪魁祸首。

  周泽楷抿唇沉默了一瞬,然后俯下身将满地的文档重新捡起放在桌子上,转头对着黑猫伸出手。

  黑猫抖了抖,心虚的缩成一团,而想象中的挨揍却并没有出现,抬起头的时候,它好像看到,周泽楷那一贯平淡的眸子里,闪过一瞬的笑意。

  黑猫静静的趴在桌子上,前肢搭在柔软的海绵上,心情复杂的盯着正在小心翼翼给它重新包扎伤口的周泽楷,顺便思考自己残余的猫生怎么度过。

  黑猫名叫叶修,在一个星期之前,还是一名人类,身份是一名游戏测试员,而在他一次熬夜工作之后,只不过在桌子上趴桌睡了一会,醒来后便成为了这样一只出生大概只有半年的黑猫。

  对于大概知足常乐的叶修来说,他一直觉得就算变成猫也没什么大不了,只因他有一个猫控朋友,每天把他家猫当祖宗一样供养,可比人的生活好多了,每天只需吃了睡睡了吃便好。

  然而这个想法在他流浪三天之后,已成为了一个梦,先是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湿透了自己,随后便是为了找一点吃的而东奔西走,还时不时的会面临一些比自己大许多的猫猫狗狗欺负,大概最惨的便是,好不容易看到自己的熟人喻文州,却因为他身旁的拉布拉多打了一架,差点小命呜呼。

  沉浸在思考中的叶修并没发觉身旁人的离开,随后,一股牛奶清香突然飘如鼻中,引起肚子里的自然反应发出咕噜的声音,叶修抬起头,便看到周泽楷面色平淡的将一碟牛奶放到它面前,而在他俯身时,衣大褂上的铭牌也露在了叶修面前。

  周泽楷么,在叶修搜录了所有记忆之后,他完全可以确定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他是真的很饿,所以在迟疑了一瞬后,叶修便将警惕心丢开,放心的喝起了牛奶。

  “学长,学长,我回来了。”在叶修刚喝完牛奶时,办公室门被推开,一个金发的少年一脸兴奋的跑到周泽楷身边,笑容灿烂的说着一大堆的话。

  周泽楷安静的听完少年的这次实习,一向平淡的脸上带着有些无奈的笑意,许久后他点了点头,伸手放到少年头上轻揉了揉后缓缓开口:“孙翔,这次实习,很好。”

  名为孙翔的少年在听到周泽楷的这句话后,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灿烂许多,然后目光在不经意看到桌子上的黑猫后,有些好奇的盯着他:“哎,学长你什么时候养猫了,这猫长得真丑,还掉了这么多毛,我重新送你一个吧。”

  叶修有点磨牙,他只是受伤了,并不是掉毛,在叶修思考着如何在孙翔身上留一道抓痕告诉他,自己并不好惹的时候,一旁的周泽楷突然开了口:“没关系,我很喜欢。”

  周泽楷伸出手,纤长白暂的食指轻挠了挠叶修下巴,看着他享受般得眯起了眸子,唇角也带了丝温和的笑意。

  “好吧,学长你啊,就会对这些宠物才这么温柔,你要平时多笑笑,大明星也肯定没你迷妹多。”孙翔大大咧咧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伸手拿起文档随意翻了翻后放下,笑着看向周泽楷。

  “哟,小孙回来了啊。”路过的一位青年端着一杯温水走进办公室,将温水递给周泽楷后,对着孙翔笑了笑。

  孙翔点点头,抬手伸了个懒腰,脸上再次露出灿烂笑意:“是啊,江副主任,我今天刚回来,果然还是轮回好啊。”

  青年点点头,低声对着周泽楷叮嘱着说了声多喝水,然后便捉起他的左手,将手上缠着的绷带解开,重新上了点药包扎好。

  叶修有些心虚的蹭了蹭周泽楷右手腕,刚才青年解开绷带的时候,周泽楷白暂的手背上,亦然有着三道抓痕,便是当初被叶修抓伤的痕迹。

  青年无奈的叹口气,叮嘱着不要碰凉水以及一切需要防范的事,周泽楷未发一语安静的听着他说,叶修从周泽楷手后抬起头,目光落在青年胸口的铭牌上,江波涛。

存歌梗。

「庄周」化身孤岛的鲸

「伞修」烟火

「庞统」牵丝戏

「信白」我有一个道姑朋友

「周叶」多幸运

「秋橙」樱花樱花想见你

「周叶」刚好遇见你

「周叶」无法言说的爱(一)

#私设#
#灵异黑猫叶x宠物医生周#
#答应给人写,却又因为懒散欠了挺久的一个梗,有些渣笔轻见谅#
  
  
  
  “周医生,刚才接到急救电话,西街口有只小猫被一只狼狗袭击了。”

  办公室内,面容俊美的青年医生手指刚放在衣大褂领口的扣子上时,一名护士便推开房门,面上有了一丝急切。

  青年手上动作停下,整了整衣服对着她点点头,转身提起药箱跟着护士走出去。

  等到他们赶到时,一名长相儒雅的男子蹲下身抱着一只拉布拉多轻声安抚着,而不远处,一只有些伤痕累累的黑猫有些精神萎缩的趴在地上,身上的伤口一滴滴的滴落着鲜血。

  青年抬手示意身后的护士停下,自己走到黑猫面前,湛蓝色的眸子里带着些许安抚神色,在距离黑猫不远的地方停下,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从医兜里戴上白手套后取出一根小巧的注射器,对着一个小瓶子取出药剂摄入。

  等到准备好时,青年刚伸出手,一直静静趴在地上的黑猫突然跳起,抬爪打翻了注射器,并且抓在了他左手上,尖锐的利爪在瞬间便穿透手套落下伤痕。

  青年有些吃痛的皱起眉头,手背很快便渗出了鲜血,染红了白色的手套,青年抿了抿唇角,看着因为刚才突然奋起后剩余力气的黑猫,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青年再次伸出手,而黑猫的眼里突然出现人性化的一抹绝望,合上了眼眸身体无力的瘫下,青年脱下衣大褂,小心翼翼的抱起黑猫放在上面,对着一旁满脸担心的护士摇了摇头,将药箱递给她,抱着黑猫上了车。

  而一旁的儒雅男子在安抚好自家拉布拉多后,跟着护士轻声交流,并且保证一定会承担黑猫的所有医药费。

  手术中的灯光缓缓熄灭,青年边走边摘下口罩,看到他的身影,一直在外面静候的儒雅男子走上前递上一张名片后,温和开口:“我叫喻文州,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真的是麻烦医生你了,那只黑猫的药费我已经交了,不过我会一直负责到它康复,有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不知医生怎么称呼?”

  青年抬手接过名片,目光平淡的扫了一圈上面的资料后随意揣入兜里,他抬起头对着喻文州点了点头,声音舒缓而清冷:“周泽楷。”

  而这时一旁的护士喊了声周医生,周泽楷便对喻文州道了声抱歉转身离开,留下有些愣神的喻文州。

  “还请您不要太介意,周医生他并不是故意对您冷漠,而是他本来就是这个性子。”一旁一直静立的护士突然开口对喻文州说道,她顿了顿,看向周泽楷离开的方向有些无奈:“周医生他只是有些不擅长交流,所以,才显得有些淡漠。”

  喻文州愣了一瞬,然后表示理解的笑了笑,对着护士道了声谢,转身离开了医院。

  而另一边的周泽楷,看着被包扎救治过黑猫,眼里的神色有些复杂,随后便恢复了平静。

「周叶」相恋的第三个纪念日

#私设#
#当红歌手周x酒吧DJ叶#
#有你的日子,每一天都是情人节#

  随着周泽楷的一首告白气球的mv,他迅速在娱乐圈走红,而同时,他与叶修的恋爱,也成了所有人最关心的动态。

  可是两位当事人却完全没有为这件事分出一丝一毫的注意力。

  “前辈,你瘦了。”

  周泽楷坐在餐桌前单手撑在下巴下,目光盯着叶修许久后,缓缓开口道。

  叶修握着勺子,喝着周泽楷亲自下厨做的营养汤,闻言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抬眸笑着看向他。

  “瘦了吗?我以为我都胖了好几斤。”

  “是瘦了。”

  叶修话音刚落下,周泽楷便接着开了口,他眉头轻皱,一贯淡然的脸上有着一丝忧虑,可还未等叶修再开口,一旁的属于周泽楷的手机便响起了起来,屏幕上明晃晃的标有三个字,经纪人。

  于是周泽楷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还未等周泽楷将电话挂掉,叶修已经伸手将手机拿过来按下了接通。

  在经过五分钟的通话时间后,叶修将手机递给他,说了声经纪人说给你接了新广告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周泽楷孩子气的点开手机,将经纪人拉入了黑名单里。

  “小周,不要胡闹,好好去工作。”

  叶修忍着笑,伸手揉了揉他碎发,总带着笑意的脸上有着一抹认真之色:“工作重要。”

 
  s市中心,四楼左侧的位置上,经纪人带着讨好的笑意,看着面前板着一张脸的周泽楷。

  “小周,不要生气了,这件事也是公司看到你很有潜质,才做出的决定,我也没办法不接受。”

  经纪人顶着周泽楷能冻死人的冷漠视线,缓缓解释道,话刚落便看到周泽楷皱起眉头,熟知自家艺人的经纪人连忙握住他手腕,声音都不经染上一丝哭腔:“我的小祖宗,这个真的不能逃。”

  最终周泽楷还是不忍心让一直对他很好的经纪人哭出来,所以便在他拽着自己衣袖打死不松手的时候,同意了出席,这场公司为他举办的,第一场演唱会。

  当夜幕来临时,夜色酒吧亮起了朦胧的灯光,周泽楷戴着墨镜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上,目光略过正在沉迷演唱的驻唱,落在身后DJ台前,戴着耳机工作的叶修。

  认真工作的叶修不像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这句话放在叶修身上最适合不过,朦胧的灯光照在他脸上,本来就好看的脸上,叼着烟的样子极像中世纪没落的贵族,有着一种优雅的颓废。

  随着夜色加深,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酒吧,并伴随着DJ在舞池开始摇摆,灯光忽明忽暗的瞬间,叶修叼着的烟火,像极了在夜空中闪耀的启明星。

  等到下班的时候,叶修从舞台后走出来,与同事打个招呼后走出酒吧,在酒吧外面等候的周泽楷抬手将围巾扯下,走到叶修面前低头认真的给他系好,然后握住叶修的手揣到自己兜里与他并肩回家。

  冬天的夜晚,墨色的天空飘落下几朵洁白色雪花将世界染成纯白色,等路灯都亮起来的瞬间,雪花打着旋转落下,像是在露空舞台上跳着芭蕾舞的演员,如梦如幻。

  周泽楷很少说话,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叶修跟他在一起会很无聊,即使周泽楷拥有如同天神般无暇的容貌,以及,一副让所有人都嫉妒的嗓音。

  叶修侧头看着安静走在自己身边的周泽楷,黑色微长发丝柔顺的搭在精致成熟的脸上,不同于面对他人的时候,跟叶修在一起的时候,周泽楷脸上总是带着一抹柔和,仿佛察觉到叶修视线,周泽楷停下脚步,低头垂眸看向他,淡蓝色的眸子里仿佛被石子荡开的湖泊,在微荡开的波纹后,清晰的倒印出叶修的身影。

  叶修突然想起以前无意中在微博上看到,有一个迷妹给周泽楷留言写的一句话。

  「周泽楷或许是不善言辞,但他却把所有情绪都装在了那双眼眸当中,所以当他用安静的望着你的瞬间,你会有一种,这一刻你成为他全世界的感觉。」

  “没事。”

  叶修低下头,往前走几步拉了下周泽楷的手,周泽楷顿了一瞬后,迈开步伐与他并肩走着,空气突然变得安静,只剩下踏在雪地上时咯吱咯吱的声音。

  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吹起一阵狂风,周泽楷条件反射伸出手,将叶修护在怀里,风在耳边呼啸,伴随着周泽楷清晰而有力的心跳,带着属于这个冬季特有的温暖。

  等到狂风过去,周泽楷松开叶修,他眨了眨眼,抬手将叶修围巾上一圈的雪拨落,冻得有些冰凉的指尖,在擦过叶修的脸颊的瞬间,却莫名让人十分安心。

  虽然回家的路上,周泽楷全程没有说话,但他的一举一动,都告诉着叶修,你有多珍重。

  回到家的那一刻,周泽楷脱下满是雪花的外套,小心翼翼的将叶修的围巾摘下,并且将他发上的雪花弄掉,因家里的温度,周泽楷发上的雪花慢慢融化,化作水滴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地板的瞬间,仿佛在滴落在叶修心上,伴随着心跳加速。

  “明天要去,一场演唱会。”周泽楷捧着热水杯,看着刚洗完澡的叶修,缓缓开了口。

  “那你就去吧,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

  叶修走到周泽楷身旁坐下,任由他拿过毛巾帮自己擦干头发,开口回话。

  周泽楷没有回话,只是认真的帮他擦干头发,然后起身时低下头,仿佛承诺一般认真道:“我会早点回来。”

  叶修笑着点点头,看着他走进浴室,目光落在日历上一瞬后缓缓收回,取过烟盒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点燃,吐出一口烟气。

  抽完一根烟的时候,周泽楷出了浴室,走到沙发上坐下后伸手将叶修抱怀里静静的不说话,叶修拍了拍腰上的手,转过头在周泽楷脸上亲了一下,笑着看着他。

  “睡吧。”

  两个人同样安静的对视了许久后,周泽楷率先移开视线,起身走到房间门口看向叶修。

  第二天一早,叶修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周泽楷的身影,他揉了揉太阳穴起身,目光便落在床头柜上的礼盒上,他伸手取过礼盒,礼盒中心静静躺着银色的对戒,盒子上压着一张信,展开时,上面有专属于周泽楷那端正却也凌厉的字迹。

致 叶修:

  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三年六个月零七天七个小时四十五分三十六秒,而今年也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三个恋爱纪念日,很幸运在这最好的时光中遇见了最好的你,也很感谢这么好的你一直陪伴在不善言辞的我身边这么久,所以,请原谅这一刻的我不在你身边,但我还是想对你说,嫁给我可以吗?叶修。

           周泽楷 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