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未知深秋意

文字随意转载,标明出处就好.

「周叶」让我留在你身边(下)


周泽楷选择的曲子是一首耳熟能详的曲子,李斯特 帕格尼尼练习曲,《钟》。

《钟》是一首李斯特最出名的炫技作品。

《钟》用回旋曲式写成,主题每次出现都变换一种新的演奏手法,充分发挥钢琴演奏的技巧。

李斯特改编的《钟》比帕格尼尼的小提琴协奏曲《钟》篇幅要短,由于主题多次出现,给人印象很深刻。

《钟》这首乐曲是钢琴家们经常在音乐会上演出的曲目,因为它可以充分表现出演奏家的高超技巧。

而演奏者需要极高超的钢琴技巧才可能良好的驾驭此曲。

所以当评委听到这首曲子的瞬间,便将有些怀疑的目光落在周泽楷身上,身为世界级难度的《钟》,并不是随便一个人便可以演奏,他对演奏者的技巧操作性十分的高,所以经常需要练习许久,才能完美演奏,而那些能完美演奏的人,无一不是年过半百的人。

或者说,还有在音乐界神秘的那两个人,被冠为天才或者鬼才的名义。

而评委的那些人眼里怀疑并未丝毫影响到台上的周泽楷,看似安静温和的他,在坐在钢琴前开始演奏的一瞬间,超高的技巧和如同几年前横空出现的那个人一般,用一首曲子,便征服了全场。

台下的叶修看着台上一瞬间被瞩目周泽楷,右手掌心中仿佛重新开始变得滚烫,那人眉眼适静的在掌心写的那一句话,随着他褪去温和化作出鞘的利剑在战场上闪耀光芒的瞬间,便让叶修的心在一瞬间,软到不可思议。

叶修懒散的靠在椅背上,合上眸子听着传入耳中的钢琴曲,脑海中却闪过一道片段,那是同样阳光明媚的上午,坐在练习厅独自弹奏钢琴的叶修,在转身时看到一双泛着亮光的海蓝色模子,以及那少年在被发现的一瞬间,扬起的笑容。

记忆中的画面在缓缓播放,年长的叶修手指附在周泽楷手上,在钢琴的黑白键上落下弹奏出悦耳的音符,年少的周泽楷微红了耳尖,眸中沉淀着难言的温柔。

仅有两个人的练习厅,桌角散落着写完和写到一半乐符的钢琴曲谱,偶尔掉落在地上的白纸页上,画着少年静静趴在钢琴上熟睡的脸,落款的周泽楷二字,仿佛能从笔画中透出温柔。

画面随着钢琴曲也走到了最后,年少的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认真到如同参加世界音乐节的表情,将心中的喜欢,一字一顿的说出了口。

手腕突然被人握紧,睁开眼的瞬间,便看到记忆中那尚有些稚嫩的脸仿佛在一瞬间长大,变成面前青年虽神色平淡,却盛满温柔情深的容颜,仿佛被时光在一瞬间催大。

掌心中的那几个熟悉的字,又重新开始散发灼热,让叶修身体里沉寂许久的心脏,又开始加速跳起来。

“前辈。”周泽楷伸手握紧叶修的手腕,眸子的情深翻涌似海浪,最后却还是恢复了平静,他伸手将叶修抱入怀中,已经不知不觉中长到比叶修还要高的青年,在叶修看不到的脸上,却是局促不安的神色。

“我喜欢你。”

耳边的话语与掌心的字相互在叶修心上重叠,那样一句类似的话,在时隔多年重新说出口,叶修却无法再推开周泽楷,像多年前一样,消失在他的世界中。

“让我留在,你身边,好不好?”

不同于在台上时凛冽到仿佛王者的模样,周泽楷抱着叶修,手指附在他衣服上,连拥抱都不敢用力,许久未开口的声音有了些许沙哑,说到最后瞬间仿佛都能听出一抹哽咽。

叶修不知道,在自己当初离开之后,周泽楷花了多少时间去练习琴曲,也不知道,他同样花了多少时间,去满世界的寻找,一个叫叶修的人。

当初重逢在兴欣时,他的眉眼如初,却在看到他的一瞬时,眸中沉淀的不是任何埋怨委屈,而是如同藏了许多年的佳酿,在打开的一瞬间,芳香醉人。

“好。”

刚答应的一瞬,便被彻底拥入怀中,青年埋着头看不清表情,叶修却在触碰到周泽楷时,明显感觉到面前人的颤抖,他抿唇有些无言,却也能感觉到胸口的那颗心,与面前的人与同样的节奏跃动着。

或许是当初时回过头看到少年的时候,也或许是一起练习钢琴曲,或者谱曲的时候,也或许是时隔多年,他再重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我还是很喜欢你,就像钢琴上的黑白键,互相交错,缺一不可。」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