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未知深秋意

文字随意转载,标明出处就好.

「云亮」锦鲤抄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回忆开始后安静遥望远方
荒草覆没的古井枯塘
匀散一缕过往」

又是一轮圆月之夜,手指搭在被夜色微凉的围栏上,偶尔风吹过撩起衣角,染上一抹落寞。

荷塘中的鱼儿互相嬉戏打闹,在朦胧的月光下带着隔世的无忧,合眸的瞬间记忆翻滚,最终却只能化作一声轻叹。

「晨曦惊扰了陌上新桑
风卷起庭前落花穿过回廊
浓墨追逐着情绪流淌
染我素衣白裳」

夜色逐渐在时光的流动中散去,远处的天际线褪去墨色,逐渐染上一抹淡金色,晨曦在被夜色遮掩许久后,便将晨光洒落于世间。

花叶上的露珠从小积多,最终在花叶承受不了其重量时滑落,偶尔晨风吹拂过,摊开手掌,也能收获一片花叶。

「阳光微凉 琴弦微凉
风声疏狂 人间仓皇
呼吸微凉 心事微凉
流年匆忙 对错何妨」

一旁静立在亭内的古琴,也在朦胧的晨雾中染上一抹水色,伸手抚过时,便也在指腹上染上了晨霜,带着琴弦拨动时的铮铮琴音。

一旁的茶水早已变得冰凉,手指沾了些许茶水在石桌上写下一个名字,落下未久,便被晨风吹散,再难看清。

「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
却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
火光描摹容颜燃尽了时间
别留我一人 孑然一身
凋零在梦境里面」

“亮,我已有心悦之人,我们结束吧。”

犹记得那人眸光中满是难言的情绪,话语中透着一抹惆怅,身上的盔甲早已血迹斑斑,伸手触碰的瞬间,却被他抬手打掉,从指尖蔓延的微痛被心里的苦涩逐渐压下,最终却化作以往的淡漠。

“好,那以后,我们尊卑有别,还是少见面的好。”

那人终于被这凉薄的话语伤透,于是转身离开只剩背影,记忆中的相处点滴画面,逐渐遍布碎痕,最终,在身旁人的轻叹中,彻底破碎。

「萤火虫愿将夏夜遗忘
如果终究要挥别这段时光
裙袂不经意沾了荷香
从此坠入尘网」

“你们回不去了,军师,走吧,时间不多了。”

身旁人话语中透着一股淡淡的同情,听闻时忍不住手指握紧,指尖刺入掌心蔓延开一处刺痛,唤回了神智,薄唇逐渐抿成冷漠的直线,微侧眸扫了他一眼。

“你管的多了。”

「屐齿轻踩着烛焰摇晃
所有喧嚣沉默都描在画上
从惊蛰一路走到霜降
泪水凝成诗行」

屋外的梨花开了又落,时光脚步匆匆流逝,我从书信中听闻,那人的一桩桩事迹,你果然如我所想一般,即是游龙,又怎能困于浅滩。

桌上的烛火随着微风摇曳,暖色的光晕在烛火的渲染下,为画中的人添了一抹柔和之色,指尖沿着画面一点点描刻,最终却在掩唇轻咳的瞬间,溅出红梅朵朵。

「灯花微凉 笔锋微凉
难绘虚妄 难解惆怅
梦境微凉 情节微凉
迷离幻象 重叠忧伤」

“亮,跟我走吧,这天下智囊那么多,又不是非你不可。”

或许是沉浸在了梦境之中,那人立于梨花树下,风撩起他的碎发,露出那双带着彻骨哀伤的双眸,透着一抹哀求。

“好。”

伸手握住他手的一瞬间,那人化作梨花花瓣消散,只残余一朵梨花静静落在手心,唇角勾起一抹苦笑,便是早已有预料那人如此傲骨,怎会肯说这种话,呵,梨花,本就代表别离啊。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
你用轮回换我枕边月圆
我愿记忆停止在枯瘦指尖
随繁花褪色 尘埃散落
渐渐地渐渐搁浅」

你用你的傲骨为君主打下这片江山,我听沿街百姓用崇敬的话语讲述着你的荣光,最终离人未归,只剩下些许哽咽,还有那一封,字迹如刀锋,一笔一划痛彻心扉的诀别书。

「多年之后 我又梦到那天
画面遥远 恍惚细雨绵绵」

手上缠绕的发带被血色浸透模糊了原本色彩,随着身体逐渐被梦魇侵袭,你立于山河之间,说你志在天下,却又在转身的一瞬,血染盔甲,要我好好保重。

「如果来生太远寄不到诺言
不如学着放下许多执念
以这断句残篇向岁月吊唁」

斜靠在墓碑之旁,指尖将一封封书信拿起投入火盆,火光跳动的瞬间,仿佛又隔着火光看着你静立在身旁,容颜温柔,带着不悔的情深。

“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若是,还能有下次的话。”

「老去的当年 水色天边
有谁将悲欢收殓
蝉声陪着行云流浪
回忆的远方」

那日夜雨,手指勾起一缕银发,恍惚中看到那人眉头微皱,却又展露淡笑,伸手静立,于是抬手握住他指尖,唇角勾起笑意,眸光中不再遮掩,那同样的一份情深。

恍惚间仿佛听到城中百姓低鸣的哀泣,不远处的梨花再次随风落下几片花瓣,花瓣中仿佛露出两位尚在年幼的少年。

“亮,以后若你当了军师,我便做将军,然后一直保护你。”

“好。”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