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未知深秋意

文字随意转载,标明出处就好.

「一叶之秋」孑然一身

「我还在原地留恋着记忆,你却早已扬帆起了新的征途。」

     大概从第一次醒来时看到面前的那种带着笑意的灿烂容颜时,便开始了两个人之间注定的牵绊。

     “一叶之秋,你好,我是叶秋。”

     “从今天起,我们便是搭档了。”

     于是跟着他一路从懵懂变得成熟,一次次从狼狈变得荣耀,随着等级攀升,随着技术成熟,逐渐,也有了他人知晓的名气。

     直到那一天,他上线时去了主城,然后一叶之秋便结识了秋木苏。

     秋木苏是个温和的账号卡,但也有着属于他的倔强,一次次的与他交锋中,两张卡的感情也迅速变得深刻。

     而后因一次想法诞生的君莫笑,随着身边伙伴越来越多,在他也越来越开心的笑容中,枪锋直指职业联盟。

     “一叶哥,秋木哥,我也好想和你们一起去职业联盟。”

     年幼的君莫笑脸上带着神往之意,伸手搭上秋木苏的肩膀,唇角也染上了一抹笑意。

     “笑笑,你放心,总有一天,你也会跟我们一样,踏入职业联盟的。”

     “嗯,我和一叶,会一直等着你的。”

     那年的星空之下,秋木苏笑意温和,君莫笑满脸期待,成为记忆中最后被定格的画面。

     而后叶修几天未来,而秋木苏的身影也逐渐透明,那张经常带着温和笑意的容颜,也逐渐开始,模糊不清。

     我们本是账号卡,系统中的数据毫无感情,是操作者以满心的喜爱以期待中,才能够化形拥有与他们一般的复杂情感。

     最后那一夜,秋木苏坐在屋顶,看着星空沉默不语,我迟疑许久,才坐到他身旁陪着他静默。

     “明明好不容易,才能跟一叶你,一起征战职业联盟,真是,好不甘心呢。”

     秋木苏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尾音有些不稳的颤抖,心脏在瞬间抽痛的刹那,转过头便看到,秋木苏笑的苦涩,身影却化作一道星光,在伸手触碰时,消散在空气中。

     喉咙仿佛被梗的厉害,账号卡没有眼泪,所以再怎么悲伤,也无法哭泣,只能强忍着难过,假装一次失忆。

     秋木苏不在了,苏沐秋也不在了,我和他,同时失去了对我们同样重要的两个人,他的烟越抽越频繁,每天日夜都在训练,而我也陪着他,一路在职业联赛,披荆斩棘。

     然后有一天,跟着系统走动的沐雨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笑容爽朗。

     “一叶哥。”

     阳光穿过屋檐洒在她身上,仿佛还能依稀透过她相似的眉眼,看到那个曾经笑意温和的少年。

     随着最后一战的封王,斗神之名传遍联盟,少女迈着轻巧的步伐,笑容甜美的站在身边。

     “一叶哥真的很厉害呢。”

     于是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声音也染上了些许温和。

     “沐雨你迟早有一天,也会变的很强的。”

     少女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后突然转身凑过来,笑容带着一丝狡黠之意。

     “我以后也肯定会变强的,到时候我会跟着一叶哥,打的他们跪地求饶。”

     于是有一瞬间的恍惚,想起曾经的少年,唇角的笑意也沾染了一丝苦涩。

     “你啊,或许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分开的。”

     “才不会呢,我会一直陪着一叶哥的。”

     少女站在主城中,阳光洒落,笑容耀眼,信誓旦旦的许下承诺。

     然而有时候有些话,或许真的便会一语成谶。

     那天荣耀下了场雨,世界虚拟屏幕上滚动着叶秋退役的消息,沐雨静静的站在身旁沉默不语,雨水顺着脸颊滑落湿透了衣衫,或许一瞬间也可以当做是眼泪的狼狈。

     仰头淋雨的片刻,一双柔软的手包裹住早已冰凉的指尖带来一丝温暖,转过头便看到总是带着笑意的少女眼里也开始闪烁起了泪花。

     “一叶哥,你别太难过,我还在你身边的。”

     张了张口想说句没事,却被内心翻涌不止苦涩哽到无言,最终两个人沉默的站在街角,直到雨水被遮挡住,面前出现另一张账号卡。

     “一叶哥,好久不见。”

     已经褪去青涩的君莫笑站在面前,于是有些不明的事便一瞬间有些恍然,抿唇沉默了许久,抬手搭上他肩膀,将所有苦涩压下。

     “叶秋就,交给你了。”

     从那天起,操作者便更换了人,随后也只能看着他们用着我陌生的一些打法,身上被更换了一些装备,恍惚间,他留在我身上的刻痕与影子,好像在这样每天的变更中越来越少。

     等到君莫笑随着他的脚步回到职业联盟,看着他们配合默契,只能沉默无言,只有偶尔沐雨会转过头,露出一丝关怀。

     可是,无力的自己,最终只能谁也留不住。

     每次总能转身看到的少女,去了他所在的地方,也伴随着他的脚步越来越耀眼,而身为有斗神之称的自己,连最后的牵绊都无法守护。

     嘉世,斗神,叶秋,一叶知秋,却邪,冠军,秋木苏,君莫笑,沐雨橙风。

     仿佛做了一场大梦一般,好像曾经的回忆,只是梦中模糊不清的一些片段,那些曾说会一直在一起的伙伴,最终只成为刀剑相向的对手。

    “叶秋.......不对.......叶修。”

    “嘉世.......不对.......轮回。”

「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
      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 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              」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