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未知深秋意

文字随意转载,标明出处就好.

红尘(王者渣戏)

「 袖风染雨 花台下酒共饮
    青丝风凌 三千愁肠谁系
    把酒东篱 谁见形单只影
    曾忆 与谁共约亭台西」

故乡的桃花纷落的时候,我回来了,这里一切还未曾变过,依旧是清澈的溪水,灼目的桃花,归来的燕子。

或许,还是变了一处,少了那个,喜欢喝酒,偶尔舞一场剑的人。

亭外的那些花,度过了严寒,簇拥着亭子开的极美,而当初愿花很多时候来为它们赋诗的人,已经不见了。

“呵”手中的长枪静静立在一旁,杯中的酒随着晨风夹着霜露,凉入口也冷彻了心。

没有人再会在提起一句,喝酒前,还是个先温一次,才暖啊。

「烽烟铁骑 金戈铿锵风里
   春秋几季 何人把离人忆
   醉别烟雨 回首云淡风轻
    愿与 与君共月归故里」

犹记当初龙战于野,一身铠甲冰冷染上浮霜,而你脸上不复轻狂,遥望北方时,终是露出一丝彷徨。

“呐,重言,待得此战过后太平,我们回故乡可好?”

生死边缘的战役仿佛要把人压垮,肩上任扛着来自于君主的期望,只不过迟疑一瞬,那人便笑着灌了口酒,道了一句玩笑。

“好。”

「一夜难诉尽几番浓情
晓风未起 看云卷君向何兮
         可曾共沧桑几许
   谁侧畔轻呢 不如归去」

晨光破曦时那人睡颜适静,紫色长发散落,露出毛绒的狐耳,屋外喊杀一夜未平,而他眉头偶尔轻皱,褪不去满身疲倦。

指腹绕着他的眉眼,触碰的肌肤滚烫而柔软,那人眉宇间轻皱,薄唇吐出几个沙哑的字音,手指在瞬间僵住,却只能化作无力叹息。

“重言,跟我走好不好?”

「良夜却似曾与君共饮
残月未尽 枕畔可曾留君情
       盈袖处兰香已尽
        拂身过红尘意」

“重言,重言,你跟我走啊,别打了,不要去了好不好?”

身后的声音压着几近破碎的哭腔,那人去掉了平时的淡漠,透露出了一丝哀求。

犹记起今早部下送来的信封,里面只有简短的一句话,但是经过一夜的争论,只得出一句。

“将军,此战胜率,不足三成。”

「谁曾共饮过几番浓情
酒消残意 与君曰三生共与
    沧桑尽处君何去
    拂身过红尘意」

胜率的确是,不足三成。

起身靠着长枪站起,触目便是一片尸山血海,身旁无一不是熟悉的人,跪倒在战场之上,那一刻,仿佛耳边又出现他们纷落之际传递的声音。

“将军,此战看来定会全军覆没,还请将军先撤。”

“将军,你先走啊。”

“将军,走啊。”

呵,一群骗子,当初明明说好生死与君同,最终却还是将自己一个人留到了最后,身上的铠甲穿在最熟悉的副将身上,却只剩下残余一部分,当初还记得他曾说,他故里,还有位青梅在等他征战归来。

“重言,你又在想那一战了?”

在恍惚中,便感觉胸前温暖袭来,回神后便看到那人皱着眉头,眸中满是担忧,还好,你还在。

“狐狸,我没事。”

伸手将面前的人抱紧,一直彷徨的心也逐渐安稳了些许,当初的仇已报,现在剩下的时光,能在王者峡谷陪着心爱之人度过,也算另一种的安稳吧。

微风撩过他的额发,带着岁月静好的平淡,或许如自己一般,在另一个我未知名的地方,他们也有属于自己世外。

(狐狸,还好有你在。)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