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未知深秋意

文字随意转载,标明出处就好.

「周叶」无法言说的爱(五)

 #每一次更文都是一次挑战懒癌晚期的机会#
 
 
 
  去往医院的路上,周泽楷总是抬起手将 衬衣的领子往严拽了拽,衣角摩擦抓痕,带来轻微的疼感和些许痒意。
 
  “周医生,早。”
 
  周泽楷对着跟他打招呼的护士点点头,走到宠物病房查看了所有宠物的恢复情况,手中拿着笔将恢复情况记下。
 
  “小周,今天怎么感觉你有心事?”
 
  江波涛站在门口迟疑了一瞬后,走进来拍了拍周泽楷肩膀开口询问。
 
  周泽楷手中动作一顿,墨黑的笔迹在本子上划过一道线条,他抬起头看了眼江波涛,摇了摇头。
 
  “我听明华说,你把那只猫,带回家了?”
 
  周泽楷将笔记本合上放在一旁,然后抬起头时听到江波涛的问话愣了一瞬,他抿了下唇角,轻轻点了点头。
 
  江波涛脸上带着明显的无奈之色,他伸手搭在周泽楷肩膀上,张口想要说的话语却顿在了喉中,最终只得拍了拍他肩膀,说了句:“祝你好运。”
  
  周泽楷有些疑惑的看向江波涛,湛蓝色的眸子里一尘不染,倒印着江波涛的身影,江波涛掩唇轻咳一声,目光落在了周泽楷的领口处,眸光有一瞬的复杂。
 
  白暂纤长的指尖落在衣领处整了整,一贯平静到淡漠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一丝尴尬,江波涛抱着胳膊好笑的看着面前有些无措的人,眸光中有着些许幸灾乐祸。
 
  跟周泽楷在一起相处也有四五年了,平时这人都是一贯的表情,话语也惜字如金的厉害,好像看起来对什么时候都不上心,但做起事来却又十分认真。
 
  江波涛想起初见周泽楷的时候,那时候周泽楷有些拒生,虽然同样是新生,但是也有在朋友口中,听闻到这位传说中的高考状元之名,但所有人也不知道,为何他会选了这么一科,算得上冷门的医科。
 
  一旁的周泽楷拿着杯子从饮水机里接了杯水,一边翻阅着资料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水,举动也透着良好的家教与优雅。
 
  江波涛目光转移到周泽楷身上,仿佛能看到他头顶明晃晃的顶着学霸二字,周泽楷或许是有所察觉,抬起头与江波涛的目光对视时,单纯而无辜。
 
  而当初的所有人,包括江波涛自己也没有想过,这个看似内向腼腆的新同学,在手术台上会是截然相反的性格,专业,认真,凌冽,在许多人还在磕磕绊绊的学习的时候,周泽楷却依旧随导师开始接触另一层次。
 
  还真是耀眼呢。江波涛伸出手逗弄着身旁笼子里的猫儿,余光在看到沐光之下的周泽楷,有些无奈的想到。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 亮了我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一旁静静放在桌边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随后响起歌谣,周泽楷将手中的水杯放下,手指刚划过接听键,另一边便传过来一堆话语。
 
  “小周小周小周,你现在还在轮回吧,我这边有点事要找你,所以你明天一定一定要在家啊,我飞机票已经买好了,你要等我知不知道,因为我带来的是个好消息,所以你一定要等我知不知道?”
 
  周泽楷安静听完对面说的话,才将手机放在耳边,轻声应了一声。
 
  “好。”
 
  等到周泽楷挂掉电话,江波涛看了下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笑着看向周泽楷:“是黄少吧。”
 
  周泽楷点点头,起身将资料归在一起递给江波涛:“明天。”
  
  江波涛伸手拍了拍周泽楷肩膀,一脸我懂的表情:“嗯,我知道了,黄少难得来一趟,你就多陪他几天吧,正好这几天,医院也不怎么忙。”
 
  周泽楷垂眸道了声谢,转身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江波涛翻开手中的资料,看着上面资料旁,专属于周泽楷的笔迹标记着每一个注意事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这么一丝不苟啊,明明都说过不用了。”

评论

热度(8)